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落马半年过后,“内鬼”董宏被逮捕了。

观海解局4月26日从最高检获悉,中央巡视组原副组长董宏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董宏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参与了多轮巡视的“纪委老兵”

公开资料显示,董宏1953年生,辽宁省海城市人,198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党史系中共党史专业。董宏曾作为中央巡视组副组长、组长参与多轮巡视工作。

在2013年10月31日至12月25日,中央第二巡视组进驻新华社,董宏任副组长;2014年3月底,董宏任第十二巡视组组长,巡视复旦大学;当年7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巡视江苏,董宏任副组长;2014年11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神华集团进行专项巡视,董宏担任组长;2015年3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中国移动进行专项巡视,组长也是董宏。

在多轮巡视中,董宏都曾信誓旦旦地强调要“强力反腐”。

比如,在巡视复旦大学时,董宏曾在动员大会上提到,中央巡视组将“敢于碰硬,坚持问题导向,剑指党风廉政问题,巡视出威慑力,保持对腐败分子的高压态势”。

他要求,“对发现的问题要分类处置,对腐败问题零容忍,做到件件有着落,发挥巡视的震慑、遏制、治本作用。”

查办神华集团系列腐败窝案

值得一提的是,董宏巡视过的神华集团曾被曝出系列腐败窝案。

2014年11月27日至12月31日,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神华集团进行专项巡视。在专项巡视结束前一周,中央纪委密集发布神华集团高管相继接受调查的消息。

在当时的巡视反馈中,董宏曾措辞严厉地指出该集团的问题。

他说,神华集团目前存在的突出问题主要包括:一些企业领导人操控重点合同煤审批权,谋取腐败“黑金”;煤炭灭火工程存在利益输送“黑洞”,灭火工程成为少数人的“暴利工程”,形成“链条式”腐败等。

“一些私人老板受利益驱动并得到‘权力’庇佑,打着灭火工程旗号大肆开采和销售煤炭,甚至故意制造煤田火点,谎报灭火项目。有的灭火工程层层转包,造成生态破坏,事故频发。灭火工程成为少数人的‘暴利工程’。”

据报道,在中纪委那两轮巡视期间,神华集团共处理271人,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01人,对25个基层党组织通报批评和诫勉谈话。

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查贪官的“纪委老将”自己却被查了。

2021年4月21日,中央纪委通报称,董宏被开除党籍,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

根据通报,董宏理想信念坍塌,“四个自信”丧失,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大搞迷信活动,违规干预和插手执纪执法活动。

董宏还被指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纵容、默许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利;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项目开发、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等。

延伸阅读:

20个落马官员被拉清单 前局长:现在最羡慕扫厕所的人 那么自由

4月26日,《内蒙古日报》刊发了《内蒙古乌金腐败倒查20年观察》的文章。

文中披露了不少细节,比如内蒙古还对一位去世官员立案,追回了一亿多元损失,还有两亿元仍在追缴。

同时,新华社还首次披露了20个涉煤落马官员的名单。

19个涉煤落马官员忏悔1名女官员出镜鞠躬

政知君注意到,新华社披露了内蒙古19个涉煤落马官员的忏悔语录,这19人分别是: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

锡林郭勒盟统计局原局长白泉

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政府原副旗长白广斌

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原煤炭局局长魏占彪

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原旗委书记海明

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刘杰

内蒙古电力公司原总经理张福生

内蒙古农牧厅原厅长孙振云

鄂尔多斯市原房产事业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赵敏

内蒙古煤勘集团原总经理莫若平

巴彦淖尔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郭刚

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郭成信

乌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郝健君

锡林郭勒盟政协原副主席张志军

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能源局原局长王军

乌海市原煤炭局局长赵凯

内蒙古自然资源厅原副厅长王杰

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原旗长额尔登孟克

呼伦贝尔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天喜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19人中,不少人都是在2020年被查的。上述有不少官员,都是首次被披露存在涉煤腐败问题。

除上述19人外,鄂尔多斯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刘桂花也在新华社发布的视频中出镜了。

“我自己非常后悔、自责、痛心”。面对镜头,她说,“钱财名利都是过眼烟云,没有用。我今天回顾我自己的成长过程,我也经过深刻反思,对不起党组织多年对我的培养教育,对不起国家和人民对我的养育之恩。向国家、向党、向人民深深地忏悔”“深深地赔罪”。

说完,她站起来鞠躬两次。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办案人员给落马官员理发现场曝光

白向群在忏悔时说,“我小的时候,父母偶尔给我和哥哥两块钱,买8分钱一个的赤峰对夹。一家四口人,吃的就跟过年一样,我至今不能忘怀”。

他说,“我事后当了官,接受别人的宴请,成千上万元一桌席,但是我总也找不到8分钱对夹那样的美味和感觉。所有的这一切结果,不就是个贪字吗?”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锡林郭勒盟统计局原局长白泉说,“过去,看着那些老板住豪宅开豪车,穿名牌出入高档会所,自己内心产生了一种要与别人攀比的心态。可现在我最羡慕的却是看守所打扫卫生的人,那么自由。”

其他不少涉煤官员的忏悔也值得关注。

比如,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原副旗长白广斌说,“如果有条件的话,我想写一本书,将自己这10年来的思想演变过程、贪腐过程写出来,用这个活教材去警示教育后人,包括自己的子孙,我的书名都想好了,就叫《我的一段不光彩人生》吧。”

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原煤炭局局长魏占彪说,“办案人员帮我理发时,心里很不平静。我理去的不是头发,是过去执迷不悟的灵魂,我装起的不是一包黑发,是一件件事情的悔恨。”

他说,“我把头发装起来更深更远的意义在于教育我家里的后一代,教育我的子女,教育我子女的子女,让这一包东西成为一个警钟。让他们以后堂堂正正做人,光明磊落做事。”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原旗委书记海明说,“为了寻求快乐,我多次去韩国赌博,一顿饭也从几千元变成了几万元,可还是快乐不起来。只要你牵涉贪腐,快乐就注定离你远去。”

他还提到,“在纪委审查过程中,去了以后基本上95%以上的问题都是我积极主动向组织上交代的,因为啥呢?我觉得把这些东西抖搂净了以后感觉到自己内心才放下来。”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乌海市原煤炭局局长赵凯说,“2020年3月,自治区决定开展煤炭反腐后,我寝食难安,心理接近崩溃的边缘,在组织的开导下,9月5日正式向纪委监委投案自首,希望大家能从我身上得到警示和教育,主动投案是最明智的选择,我深深地认罪、悔罪。”

查问题的王杰敷衍塞责,之后就被查了

不妨来看看更多的细节。

从2020年2月起,内蒙古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部署要求,开展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对涉煤腐败倒查20年。

不过,在专项整治刚开始时,有的干部心存顾虑,貌合神离。

据披露,当时负责查找问题的内蒙古自然资源厅副厅长王杰敷衍塞责,查出的问题不痛不痒,严重阻碍了专项整治深挖彻查。

“既然他不积极,那我们就先查他。”内蒙古纪委政策法规研究室副主任刘占波说。

王杰,男,汉族,1963年5月出生,河北景县人。2011年11月,王杰履新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2018年11月转任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2020年7月3日,内蒙古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王杰任上被查。

根据双开通报,王杰曾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在干部选拔任用中接受请托,收受下属钱款;违规审批探矿权;在煤炭相关事项审批、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牟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等。

“组织能放过我?不能”

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局长郭成信案件的更多细节也被披露。

郭成信是去年5月被查的,他曾任准格尔旗旗委常委、副书记,鄂尔多斯市卫生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等,2012年3月至2015年2月任鄂尔多斯市煤炭局调研员,之后退休。

官方披露称,退休多年的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局长郭成信对倒查惶恐不安,但又心存侥幸,“毕竟很多事都披着合法外衣”。

经查,郭成信身处煤炭监管岗位,却以自己和他人名义在多家煤炭公司入股,案发时仍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面对镜头,郭成信说,“当时我就想,人家点出来的事,我就是重点。要害部门我是,重点对象我也是。组织能放过我了?放不过。咋办?焦虑不安。也有朋友规劝我了,自首倒是最好。我也想过自首,但是转念又一想,万一要能蒙混过关呢?”

他说,倒查20年确实是应该的,那几年太疯狂了,也应该好好管一下。煤炭领域太乱了,也把一批干部弄坏了,把社会风气也弄坏了。

“如今那里给我放着一堆钱,这边放着自由和普普通通的光景和日子,我就选择自由,不会选择金钱。但是晚了啊,晚了。”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专项整治中,内蒙古不仅查处多位退休的高龄官员,还对一位去世官员立案,追回了一亿多元损失,还有两亿元仍在追缴。内蒙古目前已累计追缴涉煤损失超400亿元。

触目惊心!

就在4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召开全区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电视电话会议,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出席会议并讲话。

要强力反腐的副部级“内鬼”落马半年后被逮捕

“我区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存量之大、流毒之广、危害之重、积弊之深令人触目惊心。”这次会议提到,专项整治还没到收官的时候,全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专项整治的实践告诉我们,净化和修复政治生态必须常抓不懈,上手越迟下手越软代价就会越大,稍有松懈就可能前功尽弃;涉煤腐败严重阻滞了内蒙古经济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反腐败就是为发展扫清障碍,丝毫不能缓不能软;拿着国家资源去搞行贿受贿、搞权钱交易这个账终归要算,利用手中权力为个人谋私、为利益集团谋私这条路走不通。

【上一篇:】“港独”周竖峰出逃加拿大,曾辱骂内地生为“支那人”

【下一篇:】美方称中俄利用疫情展开针对西方的信息战 外交部回应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