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美国这样错过抗疫最关键70天,万字长文调查特朗普为何输给病毒

4月4日,《华盛顿邮报》推出一篇深度调查文章(The U.S. was beset by denial and dysfunction as the coronavirus raged),全景式地回顾了美国在冠状病毒危机最初70天的失败经历和深层原因。文章是基于对美国政府官员、公共卫生专家、情报官员和其他参与抗击这一流行病的人员的47次采访。

【文/Yasmeen Abutaleb、Josh Dawsey等,编译/加美】

当特朗普宣布自己是战时总统,而冠状病毒是他的敌人的时候,美国正面临着这样的可怕前景——最终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可能会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伤亡)的总和。

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战时措施,这是该国历史上从未一起采取过的措施,包括禁止来自两大洲的游客入境、贸易处于近乎停滞的状态、招募制造紧急医疗设备的行业,以及将2.3亿美国人困在自己的家中。一切都是为了试图躲过一个看不见的对手的攻击。

尽管采取了各种极端的措施,而且美国一向被认为是应对流行病准备最充分的国家,但最终却被新型冠状病毒灾难性地击败,伤亡人数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

事情本不必以这种方式发生。尽管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但与几十个最终在抵御病毒方面表现得好的多的国家相比,美国确实拥有更多的专业知识、资源、计划和流行病学经验。

这一失败让人想起了911事件之前发生的一切:包括政府最高层在内的各方都发出了警告,但布什总统对这些警告充耳不闻,直到敌人发动攻击。

一、最初的预警

1月3日,特朗普政府收到了冠状病毒的第一个正式通知。几天之内,美国情报机构在给总统的每日简报中对这种冠状病毒威胁的严重性发出了警告,这是西方各国中第一次对这种病毒发出警告。

然而,直到接到最初通知70天后,特朗普才终于认识到,这种冠状病毒不是一种遥远的威胁,也不是一种受到良好控制的无害流感病毒,而是一种致命的可怕力量,是一种可能击溃美国防御体系、随时可能杀死数万公民的致命力量。

现在终于能看清楚,这两个多月的时间成了被浪费掉的关键时刻。

特朗普在那几周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断言,包括他声称一切都会“奇迹般地”消失,结果在公众中造成了巨大的困扰,并与公共卫生专家发出的紧急信息相矛盾。

“尽管媒体更喜欢编造白宫内的阴谋论,这种作法令人发指,但特朗普总统和本届政府仍会全天候关注美国人的健康与安全,全天候进行工作,以减慢病毒的传播,扩大检测范围并加快疫苗接种的速度。”总统发言人贾德·迪尔说,“由于总统的领导,我们将健康、强大、经济繁荣,并在增长的挑战中脱颖而出。”

总统的行为和他好斗的言论,只是更深层次上的功能障碍可见的一面。

最严重的失败是,(早期)开发诊断测试的努力失败了。这种测试本来可以大规模生产,并在美国各地分发,让相关机构能够发现疾病的早期爆发,并采取隔离措施加以控制。

有一次,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一名官员,开撕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下文简称美国疾控中心)的实验室官员,告诉他们各种失误,包括担心实验室不符合无菌条件的标准的问题是如此严重,以至于FDA说,如果CDC是商业实体而不是政府实体,早就被关门了。

其他故障遍及整个防疫系统。在对病毒传播做出反应,关闭大门时,政府通常似乎落后了几周。白宫与公共卫生机构之间关于资金的旷日持久的争论,再加上现有的应急物资储备很少,使得美国大部分医疗保健系统都没有保护装备,直到新冠病毒成为大流行为止。

内斗、地盘之争和领导层的突然变动阻碍了冠状病毒工作队的工作。

我们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如果采取更加一致、紧急和有效的应对措施,是不是有可能避免很多人死亡和数百万人感染。但即便是现在,仍有许多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对危机的处理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甚至总统的基础支持者也开始面对这一现实。3月中旬,当特朗普把自己标榜为战时总统,姗姗来迟地敦促公众一起减缓病毒的蔓延,共和党领导人正在审视严峻的民意测验数据,这些数据表明特朗普正在让他的追随者在面对致命的威胁时陷入一种错误的安全感。

民调显示,特朗普对病毒的轻蔑描述,以及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其他保守派电视台对病毒的嘲讽报道,对共和党的影响远远超过了民主党。结果,令人沮丧的是,很多共和党人拒绝改变旅行计划,拒绝遵循“社交距离”(编者注:人与人之间保持2米左右的距离)的指导方针,拒绝囤积补给品,拒绝认真对待冠状病毒的威胁。

“否认不太可能是一个成功的生存策略。”共和党民意调查专家尼尔·纽豪斯在一份文件中总结道。这份文件在国会山被共和党领导人分享,并在白宫被广泛讨论。文件指出,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正在把自己和所爱的人置于危险之中”。

随着这份报告席卷共和党高层,特朗普也发生了变化。最近几天,特朗普很愤怒,因为有人提醒他曾声称感染案例将很快“降至零”。

到目前为止,美国已有超过7000人死于冠状病毒,大约有24万病例报告。但特朗普承认,新的模型显示,最终的全国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到24万之间。

除了成千上万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即将遭受的苦难之外,这一结果还会改变美国的国际地位,损害并削弱了美国在极端困境时期作为全球领导者的声誉。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主席格雷戈里·f·特雷弗顿说:“这对那种认为美国有能力的感觉是一个真正的打击。”

该委员会是政府最资深的情报分析机构。特雷弗顿在2017年1月辞职,现在在南加州大学任教。他指出,“这是我们全球角色的一部分。传统的朋友和盟友信任我们,因为他们认为我们能够胜任与他们一起对抗危机的工作,而不是相反。”

【上一篇:】步步高入局社区团购,疫情之下它能赶乘线上菜场的东风吗?

【下一篇:】重在引导和激励,促消费要合法合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