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场赢260分!女篮联合队全运会辗压式夺冠,国手为何能"抱团"参赛?

9月14日晚,第14届全运会女篮成年组决赛落幕,奥运联合队100-52大胜江苏队,轻松夺得了冠军。


5战全胜,累计赢260分,换了个马甲的中国女篮以奥运原本人马、排名世界第7的水平在全运会上不夺冠都难。

全运会上为什么国家队打省队?这公平吗?在奥运联合队接连大胜后,不少网友发出了这样的质疑和讨论。

一边倒!国家队横扫省队夺冠

参加本届全运会女篮比赛的所谓“奥运联合队”,实际上就是之前征战东京奥运会的12名女篮国手。换句话,她们参加全运会的比赛,就是国家队打省队,而且是缺少国手的省队。


国家女篮奥运12人名单群英荟萃,她们在全运会上的表现,自然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女篮奥运联合队5战全胜,累计净胜对手260分,场均赢52分。而净胜分排名第二的江苏,累计净胜对手仅47分,场均只赢9.4分。

从具体的比赛进程来看,其他参赛的女篮球队,与奥运联合队的实力,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

奥运联合队参加的3场小组赛,先后对阵广东、北京和四川,结果她们分别赢了对手59分、46分、71分。三场比赛均呈现出“一节花”的势头,对广东是第二节29-3打崩对手,对北京是次节发力打出24-6的攻势,对四川更是首节就以31-9确立了胜势。

山东王思雨代表联合队对阵山东
山东王思雨代表联合队对阵山东

山东李缘+广东黄思静对阵山东女篮
山东李缘+广东黄思静对阵山东女篮

小组赛阶段联合队净胜分高达176分,是排名第2的江苏队(63分)的2.8倍。半决赛她们110-74大胜山东36分,这已经是她们本届赛事赢分最少的一次。冠亚军决赛对江苏,联合队又狂胜48分。

从女篮奥运联合队的排兵布阵,也足以看出她们的实力有多么雄厚。在球员的出场时间排名方面,前10名均没有奥运联合队的球员,足以反映她们的12名球员出场时间有多么平均。

主力成拉拉队
主力成拉拉队

奥运联合队本届全运会出场时间最高的武桐桐和潘臻琦,均出场111分钟(场均22.2分钟),仅排名总出场时间榜的第32和33位,她们还只是奥运时的替补球员。对比省队,陕西队的宋珂昕出战191分钟(场均38.2分钟),可见联合队总是将比赛早早打花,让主力们下场休息,替补们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出场机会。

现役女篮的“一姐”邵婷,在东京奥运会上场均拿下10.3分,是队内的第三得分点。但她在本届全运会总计只打了26分钟,场均仅4.5分;相反在奥运会上仅出场2次、场均不过3.8分钟的武桐桐,却在全运赛场赢得了足够的开火权,5场球共出战111分钟,场均轰下10.4分;另一名绝对替补张茹,也打了93分钟,场均得到6.8分。

小组赛3场比赛,其中有2场球女篮联合队的替补得分比主力得分高。半决赛对山东,联合队主力与替补得分比为58-52,相当接近;决赛对江苏,联合队主力与替补各得50分。

决赛大胜江苏48分
决赛大胜江苏48分

正是由于奥运联合队一骑绝尘的实力,她们所参加的比赛早早失去了胜负悬念,更多呈现出练兵的姿态,因此才出现了绝对主力上场时间不多、数据不扬,替补球员数据爆发的现象。

1992年奥运会上,首次以NBA现役球星组队参赛的美国男篮“梦之队”,曾一路辗压对手轻松夺冠;本届全运会女篮奥运联合队所表现出的状态,丝毫不亚于前者,令球迷们重睹了一次与当年“梦之队”的似曾相识的风采。

女篮国家队为什么能参加全运会?

女篮国家队为什么会出现在省、市、自治区等地方单位参赛的全运会上?这得从本届全运会的特殊背景说起。

由于众所周知的疫情原因,原定于2020年夏天举行的东京奥运会,被延迟一年至今年7-8月举行。这样历史上便首度出现了奥运会与全运会在同一年举行,且两大赛事的间隔时间不到40天。


如此一来,国家队征战奥运会,与各地方队备战全运会,势必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特别是对于集体项目和需要双人、多人搭配的项目来说,如果等奥运会结束再让队员各自回省队,他们的状态以及彼此间的配合,都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针对这一棘手的问题,上届全运会实施的一项新政,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参考方案。

4年前的天津全运会,推出了允许部分4人以下(含4人)项目跨单位组队的新举措,涵盖了自行车、赛艇等10个大项的49个小项。这一政策鼓励各地方队的优秀运动员“强强联手”,联合组队参赛夺得奖牌后,凡贡献运动员的地方队,均可“利益均沾”各计入1枚奖牌。

到了本届陕西全运会,为兼顾国家队与地方队的利益,对于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集体项目,尤其是大球类团队项目,大多数由国家队成员组成“奥运联合队”的形式参赛。


一旦“奥运联合队”在全运会上夺冠,运动员所在单位将分享金牌:输送一名球员便计入一枚金牌,同一项目上每个输送单位被分配的金牌数,将不得超过两块。

由于参加奥运会的国家队,在全运会上极有可能夺冠,因此各地方队乐于向其输送队员。这就有了今年奥运中国女足名单,部分球员入选与落选备受争议的一幕。类似的事情,在三人篮球队身上也发生了。

今年7月初,出战东京奥运会的三人男篮名单一公布,便引发了轩然大波。主要争议在于备战长达三年的三人男篮主力兼队长郑毅落选,替代他位置的,是今年5月中旬才加入三人篮球阵容的高诗岩。


虽然女足和三对三男篮没有在奥运会上有所斩获,但如果在全运会上夺冠,球员所在的省代表团会添一枚金牌,这也就是为什么女足和三对三男篮高诗岩的入选备受质疑,甚至还被说“有阴谋”的原因。

具体到本次的女篮奥运联合队,12名球员的归属情况如下:李月汝、杨力维、黄思静(广东)、韩旭(新疆)、邵婷(四川)、李梦(辽宁)、李缘、王思雨、孙梦然(山东)、武桐桐(山西)、潘臻琦(北京)、张茹(河南)。

因此,在女篮奥运联合队夺冠之后,广东、山东各获得2枚金牌,新疆、四川、辽宁、山西、北京、河南各获得1枚金牌。


相比之下,中国男篮就没有了这份烦恼。因为他们在2019年世界杯和今年6月的奥运落选赛相继失利,无缘参加东京奥运会,自然也就不存在男篮的“奥运联合队”。

全运会对国家女篮帮助有多少?

决赛接受后,球员们庆祝胜利,颁奖典礼上,奥运联队的球员们满脸笑容,背后的代表团也都心满意足。


本次全运会女篮国手们“抱团”联合参赛,对于她们的帮助有多大呢?这就得看一下她们接下来要面临的重要赛事。

距离全运会最接近的女篮国际大赛,是2021年的女篮亚洲杯。该项赛事将于9月27日至10月3日在约旦举行。参赛的中国女篮不仅要争夺亚洲荣耀,还要尽量取得好成绩,争取更多的FIBA积分,以提升或巩固现有世界排名,为女篮世预赛打好基础。

从时间节点上来看,打完全运会后不过两周就参加亚洲杯,中国女篮刚好借此进一步锻炼阵容、磨合状态。全运会场场打花对手,球员上场时间相对平均,比起原有让国手们分散到各省队参赛,又有两大利好:1、减少主力的体能消耗;2、最大程度降低了伤病的风险。

邵婷险受伤
邵婷险受伤

因此,在女篮亚洲杯之前联合组队参加全运会,对于保持女篮全队的状态是很有帮助的,相当于进行了一次有计划的热身之旅。

当然女篮联合队打这样的比赛,有利也有弊。毕竟她们的对手实力太弱,根本无法给自己制造威胁,因此相对于实战模拟的困难就远远不够,队员们也没有经历恶战的考验,很难谈得上有什么锻炼的价值。

在女篮联合队顺利夺冠后,部分球员难免会出现放松的心态,这对于国际大赛遭遇强敌是不利的,因此这一切都需要女篮教练组及时做好心理调整。

本届女篮亚洲杯,中国队与澳大利亚、中国台北、菲律宾,其中澳大利亚女篮排名世界第3,东京奥运会上两队曾在小组赛相遇,中国队以76-74险胜,不过对手缺少了核心坎佩奇。再战这一劲敌,是对女篮姑娘们不小的考验。


除了澳大利亚,中国女篮的劲敌还有日本女篮交手。后者是该项赛事的卫冕冠军,而且在奥运会上获得亚军,近几年双方的交战记录,中国女篮处于绝对的下风。

忘记全运会夺冠,这本该不是中国女篮的赛场,亚洲杯、亚运会以及奥运领奖台才是她们的目标。


【上一篇:】罗马诺:巴黎只接受维尼修斯加入姆巴佩转会,但皇马表示没门

【下一篇:】特里否认与诺丁汉森林帅位的传闻:我没法控制媒体,但我与此无关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