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与优雅告别之后

原标题:当与优雅告别之后

当下全世界人民都积极投身在「抗疫战争」中,春日虽久违地来到,但时尚界的寒冬似乎还没有退去。三年任期之后,Clare Waight Keller 于前些时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文宣布离开 Givenchy。她是该品牌创立以来的首位女性创意总监,细腻温柔的设计还没让人们看够就匆忙离职,让人倍感遗憾。

Clare Waight Keller Departs Givenchy.

这毫无预示之下地离开,也让今年 3 月发布的 2020 年秋冬女装高级成衣系列成为了她在品牌最后的设计作品。这个服装系列中大量充斥着不规则剪裁的美,刚柔并济的设计风格,令独特的女性气质彷彿被具象化一般,有很多人说,Clare 将我们重新带回到是真正的 Givenchy 面前,因为「优雅」。

Givenchy Fall/Winter RTW 2020.

1995 年 Givenchy 先生离开了自己一手打造的「时尚国度」,但将雅与现代的设计风格深深地烙印在品牌 DNA 上。虽然前人奠定了我们对于品牌对最初印象,但这成为了日后接受的设计师最头疼的问题, 即优雅成为了一种十分严重的「刻板印象」。

Mr.Givenchy is applauded by his models after his 1995-96 fall-winter haute couture fashion collection in Paris.

当然,优雅印象一半来自星光。Audrey Hepburn 与 Givenchy 先生的情谊,是时装界最美好的一段佳话,Hepburn 曾说过: 「只有穿上 Givenchy 的衣服,我才能感觉是我自己。」1954年的电影《Sabrina(龙凤配 )》是两人友情的开端,当时 Givenchy 先生还只是一个小设计师,当电影得到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时,这份荣耀却被拥有电影服装设计师头衔的 Edith Head 一人独得,得知此事的她,宣布以后都将指定 Givenchy 为自己的服装设计师,从此为他打响了名声。

Audrey Hepburn & Hubert de Givenchy in Paris, France. 1956.

Givenchy in his unfinished shop in Paris, 1952.

情谊众所皆知,《Breakfast at Tiffany's(蒂凡尼的早餐)》中那件名留千史的「Little Black Dress」仍让人难以忘怀,两人成就了彼此。人们只要提到 Audrey Hepburn 就一定会想起 Givenchy,只要提起 Givenchy 就一定会再忆起 Audrey Hepburn 。这对接替设计工作的后生来说是种折磨, 「世纪女神+设计大师」组合的影响力让人望尘莫及,是延续优雅又或是选择转型,成了接管品牌设计工作前首先要思考的事。

「Little Black Dress」

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 曾先后被任命为 Givenchy 先生的继任者,John 于 Givenchy 先生离职的同年加入这个时装屋,仅仅一年后又跳槽至 Christian Dior,而 Alexander McQueen 随后接任主理工作「掌舵」Givenchy。时尚鬼才为 Givenchy 的优雅进行ㄧ连串奇异进化,但在当时,Givenchy 先生和一些时尚评论家对 McQueen 的「坏品味」却不太满意。 他们认为 Lee 的疯狂与猎奇,对这个品牌来说,是一场需要时间适应的革命。

Givenchy Haute Couture by John Galliano, Fall 1996.

Givenchy by Alexander McQueen Fall/Winter 1997 AD.

Givenchy Fal/Winterl 1997 RTW by Alexander McQueen.

Givenchy Spring 1997 Couture by Alexander McQueen.

Givenchy Spring/Summer 1998 RTW by Alexander McQueen.

Givenchy Fall/Winter 1999 RTW by Alexander McQueen.

当法式传统优雅与英式怪诞绮想撞上,让坏男孩也无法归顺。2000 年 12 月 McQueen 正式离职并开启了同名品牌神迹之路。之后接任的 Julien Macdonald 也无法拯救此时品牌所表现的疲态与萎靡。 刻意地保持优雅会令创作者失去本心,寻求转型却遭到簇拥者的抗议。这尴尬的局面一直到 2004 年 Riccardo Tisci 接手 Givenchy 才将恶劣局势改善。

Riccardo Tisci

Tisci 当年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对我而言,John Galliano 和 McQueen 都是设计天才,但对于建设一个品牌而言,需要不仅仅是天才光环,在过去的10年里,Givenchy 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但是品牌的历史足以让人印象深刻,我觉得整个品牌的危机也正在慢慢被解除的过程中。」

Riccardo Tisci 在品牌一待就是十二年。十二年的无穷异想里,他调配浪漫与黑暗,平衡欲望与理想,从宗教里寻得灵感,以蕾丝和褶饰为 Givenchy 编织出一个又一个「哥特梦床」。 Audrey Hepburn 的缪思形象被阖于历史之中,Tisci 带来神秘的哥特主义杂揉出了全新品牌风格,亦奠定了属于他 Givenchy 暗黑优雅时代。

Givenchy Spring 2012 Couture by Riccardo Tisci.

Givenchy Fall/Winter RTW 2015 by Riccardo Tisci.

Tisci 封绝「女神的裙摆」转头拥抱年轻街头文化,鲜花和掌声伴随他告别品牌。当 Clare Waight Keller 站在 Givenchy T台上首次以设计总监的身份谢幕前,人们对于她的设计看法一定会受她过往的工作经历所影响。为 Chloé 开启了浪漫翩跹的巴黎少女梦,将柔美浪漫的设计结合上运动风格,糅合七十年代与女性化的剪裁,为 Chloé 打出的那一份满分答卷,也让人们担心她会将此前的设计风格带给新主,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聪明的设计师会以品牌风格来调整自身的设计风格。

Clare Waight Keller in Chloé.

Chloé Spring/Summer RTW 2012 by Clare Waight Keller.

Chloé Resort 2014 by Clare Waight Keller.

Chloé Spring/Summer RTW 2015 by Clare Waight Keller.

Clare 承袭 Hubert de Givenchy 先生设计中优雅的内核,从秀场到红毯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美丽风景。2018 年她为 Meghan Markle 与 Prince Harry 的皇室婚礼设计了婚纱致敬了 Hubert de Givenchy 先生在电影《Funny Face(甜姐儿)》中为 Audrey Hepburn 设计的婚纱,她的设计华美、精致又不失摩登。

Clare Designed Meghan Markle’s Iconic Gown.

Markle & Prince Harry's Wedding.

2018 年 Hubert de Givenchy 先生逝世,而随后发布的 Givenchy 2018秋冬高级定制系列被命名为「Caraman」,取自坐落于乔治五世大街3号的一幢充满历史故事的建筑,也让 1959 年 Givenchy 先生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高级定制工坊。Clare 解封品牌有关「Audrey Hepburn」的记忆,告诉人们不只有小黑裙,斗篷装以及富建筑感的剪裁,也是值得被唤醒的经典。摆脱复刻选择将经典再次升华,大秀尾声时秀场响起《Breakfast at Tiffany's》中赫本演唱的《Moon River》旋律,Clare 说这是一次与 Givenchy 先生留存在人世间精神的对话,带领我们重新探索这十分美妙的优雅生命旅程。

Givenchy Fall 2018 Couture by Clare.

Givenchy 2018 秋冬高级定制系列的每一套造型都用一个形容词来命名,Givenchy 先生曾用这些词来形容他发布的系列作品、他众多忠实的客户们,以及所有他欣赏的充满勇气、果敢与智慧的女性。Clare 的 三年任期内,设计出高级成衣系列无不展露出轻松和态度,而高定系列则是华丽闪耀精彩绝伦。先进科技的不断进入时尚纺织行业,推动着服装行业前进,人类大步向未来走去,这让生活中的一切都被赋予一层“超现实”的质感。 当下大部分人对于服装的诉求即“要么够华丽要么够夸张“,衣物包裹着的早就是那不单纯的欲望。

Givenchy Spring/Summer RTW 2020.

Givenchy Spring/Summer Couture 2018.

Givenchy Spring/Summer Couture 2019.

Givenchy Fall/Winter Couture 2019.

Givenchy Spring/Summer Couture 2020.

设计叫好却不叫座令人惋惜,被商业定夺「生死」的环境中,依然有细腻的心思注入其中却令人欣慰。LVMH CEO Sidney Toledano 表示:「我衷心感谢 Clare Waight Keller 为 Givenchy 所做出的贡献,在她极具创意的带领下,品牌被赋予全新的面貌,也衷心地希望 Clare 未來一切顺利。」相惜之情溢于言表。

Tisci 带领品牌商业上力挽狂澜之时也恰好迎来新世代消费群体的崛起,需求年轻化的表达确实更适应当下生存,而 Clare 选择将优雅重新送给优雅的 Givenchy 也未尝是件坏事,一块玉石掷于湖泊中未必能有声,但总能激荡起万千的涟漪。像是 Lily Collins 在 Clare 离职的 Ins 下留言道:「看看那些你所创造的新指标。你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同时也是一位善于鼓舞人心的女人、设计师、朋友,感谢你所为我们带来的一切。」

Lily Collins Ins.

她还上传了近几年内所穿着的 Givenchy 服装造型,每套华服皆是出自于 Clare 之手,她感性地表示:「过去几年,我一直都很喜欢 Clare 在 Givenchy 所创作的作品。我很荣幸能在你的领导下,我也能在时尚界稍稍留下一点足迹。我一直对你的创作天赋感到敬畏,还有你那谦卑的心。作为一个朋友,还有你的时尚拥护者,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在未来一定有许多挑战等著你去完成,我等不及了。」

Lily Collins Wears Givenchy by Clare.

或许,这也是 Clare 给我们出的一次反选题。「优雅」它毫无疑问地配得上归属和仪式感,这次在与优雅告别后,相信我们一定会期盼与它下次、下下次的重逢吧。

以上图片素材均来自网络。

【上一篇:】 18套适合花季少女的轻熟穿搭参考,简约大方有女人味,完美应对所有场合

【下一篇:】这条裤子,是今年初春的铁C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