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 | 华盛顿一名医生成了新冠重症患者:睡了16天,世界全变了

出品 | 健康

作者 | 周亦川

编辑 | 袁月

据福克斯新闻网(FoxNews)网站报道,美国华盛顿州一名急诊医生3月份被COVID-19感染,情况危急,经过呼吸机和ECMO抢救后,本周一顺利康复。

Ryan Padgett是一名华盛顿州柯克兰市常青健康医疗中心45岁的急诊医生。3月中旬他被COVID-19感染转为重症——此时这个区域已有15人死于COVID-19,这也是美国疫情爆发中心之一。在发病约一个月之后康复回家,他仍心有余悸:疾病发展非常迅速,不仅是年老体弱的人,年轻人也可能丢掉性命。

在感染之初,Padgett出现了头痛、肌肉酸痛的症状,没想几天后病情迅速进展,他感到无法呼吸。未婚妻建议他尽快去医院,几个小时后,Padgett已经上了呼吸机治疗。

Padgett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一直没有意识,醒来后他已经躺在了西雅图瑞典医院,大约是16天以后的事情。往前回忆,他只记得告诉了未婚妻家里的重要文件放在哪里,以防万一。

Padgett说,西雅图瑞典医院是华盛顿州拥有体外膜合氧合(ECMO,人工肺)设备的两所医院之一,这种设备可以替代他的肺为血液供氧。Padgett的肺、肝、肾和心脏都出现了萎缩,进入多系统器官衰竭的危机状态,而这种生命支持设备救了他的命。在多种疗法的联合之下,他成功活了下来。

Padgett说,当他醒来后,COVID-19在短短的几周对世界造成的巨大灾难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就像做了一场Rip Van Winkle的梦(小说主人公在山上喝了仙酒后睡了一觉,醒后下山回家才发现时间已过了整整二十年,人世沧桑,一切都十分陌生),发现整个世界已经被关闭了。

Padgett与未婚妻5月16日的婚礼也因为疫情被推迟了,但他表示,活下来以后,觉得世界上任何烦恼都没什么大不了。

【上一篇:】原创 乙肝罗氏二联新药,小鼠高水平抗体,乙肝表面抗原下降

【下一篇:】医药 | 哈佛大学:如果没有药物或疫苗,美国隔离措施需延续至202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