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常会15天两提“提前下达额度” 年内新增专项债发行逾1.1万亿元

  本报记者包兴安

  继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再提前下达一批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后,4月1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这是15天内,国常会两次提及提前下达专项债额度。《证券日报》记者根据数据梳理,截至4月15日,今年以来新增专项债发行逾1.1万亿元。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财政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陈龙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是财政政策加力提效的表现,目的主要是缓冲疫情对经济,尤其是对投资的冲击。

  发行进度达85.8%

  今年专项债发行和使用进度提前。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4月15日,全国各地发行地方债16826.8亿元,其中新增专项债发行11067亿元,占提前下达额度85.8%。此前,财政部提前下达两批新增专项债额度,规模共计12900亿元。

  “专项债是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一环。根据经济形势的变化,今年我国加快了新增专项债发行速度,有利于发挥财政政策在稳经济和扩大投资中的作用。”陈龙说。

  随着各地债券发行,截至4月15日,提前下达的新增专项债剩余可使用额度只有1833亿元,第三批额度即将下达。

  3月3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再提前下达一批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带动扩大有效投资,并要求力争二季度发行完毕。4月1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及抓紧按程序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市场普遍预计下达额度将达8000亿元至1万亿元。

  从资金投向看,财政部政府债务研究和评估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331亿元,重点用于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的有481亿元;用于医疗卫生、教育、乡村振兴等社会事业的有339亿元;用于铁路、轨道交通、收费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的有314亿元;用于农林水利、污水垃圾处理等生态环保项目的有197亿元。

  “当前,基建项目和公共服务项目的发展受到了市场资金不足、企业中长期投资压缩的制约。所以,唯有解决资金问题,才能更好地完成项目建设及城镇化发展的任务。”财政部专家库专家、360政企安全集团投资总监唐川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专项债是标准化债券,符合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投资准入,并且信用等级较高,对金融机构而言风险计提较少,是金融机构乐于配置的资产。从目前的效果看来,专项债的全面应用解决了部分基建项目整体融资以及资本金融资的相关问题。

  投资范围扩大

  “与往年相比,今年扩大了专项债投资范围”,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4月3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原来是交通、能源、农林水利、冷链、市政、产业园区等,今年增加了城镇老旧小区改造,还允许地方投向应急医疗救治、公共卫生、供热供水等,还加快5G网络、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

  “专项债可以投资新基建领域,肯定会带动新基建的投资。”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新基建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资金问题。新基建将产生长期性、大规模的资金需求。由于中央和地方财政支出压力进一步加大,财政政策扩张空间有限,新基建的资金来源和可持续性将面临较大的挑战。

  唐川认为,交通基础设施、通信基础设施仍是今年的重要投资方向;同时,通过对“城市群”进行产业配套、交通配套、公共服务配套、教育配套,进一步缩小地区间差异,同时通过城乡一体化、特色小镇、智慧农业的建设发展改善农村生产条件和农民生活条件,让人力资源、产业资源、自然资源可以得到更为优化的配置。

  “在此框架之下,专项债会被用于配合各类项目的融资和发展。待各类项目的投资风险、年度经营性回款额度等问题得到明确并予以充分论证之后,各领域专项债便会相继落地。”唐川说。

  值得一提的是,进入4月份以来,地方纷纷集中开工一批重大项目,并出台了稳投资政策。

  例如,4月3日,贵州省9个市州583个重大工程项目集中开工,总投资1450.9亿元,其中,5G等新基建项目49个、总投资104亿元。同日,重庆市集中开工的项目共28个,总投资约1054亿元。其中,新基建重大项目22个,涵盖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众多领域,总投资815亿元。

  唐川表示,未来专项债还将盘活更多资金进入基建领域,为项目的整体资金需求做好持续支持,进而对基建项目的整体投资量有所带动。

  “除了专项债之外,也应该进一步放宽社会资本的市场准入门槛,实施新基建领域的负面清单制度,调动民资、外资等社会资本的积极性,形成政府财政和社会资本互为补充的新基建投融资体系。”吴琦说。

【上一篇:】央行不断注入流动性 银行高效“贷”动企业发展

【下一篇:】金融委:资本市场发展须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